当前位置: > www.w88.com >

优德专访|李光亮: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不能对观众太谄谀

时间:2017-07-25 14:44
专访|李光亮: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不能对观众太谄媚
说起李光亮,许多人第一反映是:不错的演员,但是他最善于什么题材?什么类型的角色他演最出彩?却很难给他一个定位。《走向共和》《杜拉拉升职记》《使徒行者》《林海雪原》,一部部气质题材悬殊的作品演上去,李光亮自以为,他始终要求自己,尽量不要反复角色类型。
清楚的类型定位,会辅助一个演员敏捷失掉观众的记忆度和业界的认可,这样在制作方斟酌同类题材时,会首先想到你。但害处在于,一旦被定位成类型演员,想要扩宽自己的范畴就很难了。
说到这个话题,李光亮拿记者写稿打比喻:“老让你写一样的文字,你也会烦吧?如果只是想要被观众记住,保险地呆在一个空间里生活,也是种活法,没有错。但每团体追求不一样,我还是想去冒点险,去摸索自己的边界。”
这股倔劲儿是李光亮身上一直连续上去的特质。他自认为二十出头时,是个“愤青”:“对很多事件都有自己独立的认知,跟人不在一个频道就多一个字也不肯说。”看成绩非黑即白,任何事儿和自己设法不同,就觉得是错的。“说难听点那时分比较自满,说刺耳点就是装孙子。”李光亮言辞恳切。
而跟着春秋增加,视线宽阔,现在的他更容纳,也更理性。“和自己不一样不代表就是过错的,只是态度不同,主意不同。35岁到45岁对我来说是最好的年龄段,我会爱护这十年的每一天。”
《林海雪原》剧照,李光亮饰演杨子荣
最近,新版《林海雪原》正在播出,李光亮饰演的杨子荣,展示了这位教科书里的“英雄”平凡寻常的一面。习气了在影视剧里看到“国民英雄”大义凛然、鲜艳夺目的样子,乍一看李光亮版的杨子荣,还真有些稀罕。
这位杨子荣,在上威虎山之前,就是个扔进人堆里会消散的寻凡人,连英雄人物们必备的英勇机灵,在他身上都有点小聪慧的意思。
在李光亮看来“大部门的英雄就是这样的普通人”,“英雄出身时也是普通人,脸上没写英雄俩字,也没有光环。只是在面对难题和抉择时,他们会第一个站起来。”
反传统豪杰的塑造方法,让这团体物多了几分亲热和实在。在微博上,李光亮会转发网友们制造的“杨子荣”表情包,他懂得年轻观众们对传统英雄抽象的解构和再发明。“这是个比拟文娱化的时代,更是个审美多元的时代。”
网友制作的杨子荣GIF表情包
但对行业内创作方式愈发推重赶潮流的快消品这一点,李光亮并不认同。“寻求潮流老是会被潮流甩下,这个变得太快了。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惟,没有对社会、对人道、对性命属于自己的思考,是很难在这个行业走到前列的。”
他在采访中,经常回顾过去的那个“时代”,十几二十年前,中国影视剧缺资金缺资源,创作者们却多可能潜心打磨作品,慢工出粗活。而现在这个流量时代,踏实做好作品往往不如精雕细刻的东西性价比高,赚得钱多,这让不少从业者人心急躁了。
“有时分弄不明白,现在大家是比以前更富有了,仍是更穷了。”李光亮感慨道。
李光亮在微博用《林海雪原》和《我的前半生》配图与雷佳音互动。
翻李光亮的微博,除了宣扬作品,最多的是他和朋友们的互动。前两年拍戏,他和郭京飞、雷佳音成了好友人。几团体年纪相仿,三观分歧,创作方式也分歧,常常能聊到一块,三人饮酒吃饭时,插科打诨时,倒是都能从慎重感性的成熟男人一秒回到年少时随性成熟的样子容貌。
说起挚友,李光亮“先声夺人”:“我相对是我们团队的颜值担负。”
“你问过他们的看法吗?”
“这还用问吗?这不言而喻啊。”
“可雷佳音说自己是修图版孔侑。”作为“雷佳音吹”的记者不信服。
“那是幸亏流行孔侑,要没有他还能说谁去?”
“他还说自己是金城武。”
“金城武许可这事吗?金城武不提刀削他去啊?”
说到这里,会心一笑之余,让人感到,年少时的自豪飞腾,依然在李光亮的骨子里。
【对话】
做演员最怕三类作品,杨子荣占全了
澎湃新闻:先谈谈杨子荣这个角色吧。作为中国典范好汉人物,这个角色被搬上荧屏太屡次了,你过去是怎样看这团体物的?
李光亮:他属于那个时代的英雄,而每个时代从新诠释英雄,都会留下当下时代的烙印。我们的年轻观众现在喜欢的更多是舶来的英雄,钢铁侠啊,蜘蛛侠啊,超人啊,其实固然都异样是英雄,但可能在当下审美多元的时代里,大家的接收程度不一样。如今把杨子荣再搬上荧幕,就看当下的社会环境、审美方式里,观众如何去理解这团体物吧。
做演员最怕碰上的三种作品类型分辨是:经典名着、被多次翻拍的、历史上确有其人,而杨子荣就把演员创作人物最难的三品种型占完全了。
确有其人就不能天马行旷地去施展;多次翻拍呢,就要面对观众的既定印象;经典名着呢,每团体对于文字、画面的设想力是不一样的。所以对于这样的人物, 你既要在划定的条条框框里实现这团体物,更要立异。所谓的翻新就是在多元化审美确当下,让更多的人接受你的创作。
我试着把这团体物表示得愈加接地气,而不是矮小全的。现在也播了这么多集了,在杨子荣没有上威虎山之前,他不显山不露水,看上去特别平常,在人堆里,你不给他个远景,观众都很轻易疏忽他。我觉得大局部的英雄就是这样的一般人,英雄诞生时也是普通人,脸上没写英雄俩字,也没有光环。只要在面对艰苦和决定时,他会第一个站起来。我们不能把英雄的定义定得太高,有时分看见小偷偷东西,你站出来伸张正义,这也是英雄。
汹涌新闻:拍摄是在西南,天然环境看上去挺不恼人的。拍摄进程中,有没有赶上些什么艰巨的情况?
李光亮:每次遇到难的环境,我都觉得这可能是我碰到最艰苦的了,但预先会发明:没有最艰难,只要更艰苦。比方这个戏可能做作环境恶劣一些,那下个戏可能需要每天背着七八十斤的服装天天拍摄十几个小时,那时分就会觉得上一个戏很幸福了。总是会有挑衅,你要想的是怎样去战胜,而不是埋怨。
所以其实每个戏都会遇上比较艰苦的时辰,这是演员任务里必需去面对的一部分,去之前也做好了心思筹备,不会很惊奇。这是任务的常态。如果选择了演员这个任务,就要面对它带来的一切成绩,选择任务如此,选择伴侣、搭档,也是如斯。不能说我选择了演员这个职业,却不能接受它的艰辛之处,一切利益不能落到一人身上。
可能有人乐于去跟观众诉说这些艰辛,但其实对观众来说,观众不会在乎的。看电视的环境是很舒服的,你不能要求观众对你拍摄中的艰苦感同身受。这很容易理解,我们对于任何职业,没有身临其境,都无法真正理解他人的处境。所以这种诉苦很可能被当成矫情,你能不能拿出好的作品,才是观众在意的。
从事艺术创作的人,不能对观众太谄谀
澎湃新闻:跟倪大红教师不是第一次协作了,据说你对倪大红教师特别信服?
李光亮:大红教师是职业演员的偶像,从他身上能看到如何做一个演员,如何很有幸福感的沉迷在你选择的职业里。他每天没有那么多事,从不去想如何博头条,如何上位,每天就是很宁静地去面对自己的人物,无论时代怎样变更,他塑造的人物拿出来,都让人有得品,有得看。
每团体取舍的方向不一样,也许有人会挑选此时此刻,我要走在潮流的最前沿,我要成为最闪光那一个,而这阵风刮过去了,也就过去了。但大红教师这种,他演的角色,哪怕那个戏成色个别,他的人物拿出来也必定是经得起斟酌、没有任何成绩的,过了多少年也不会过期。在现场看他演戏,你会意特殊静,他是组里的定海神针,有一个强盛的沾染才能,那种热忱专一,让其余人感到,略微有点走神,在他眼前会自愧不如。
李光亮与倪大红的对手戏。
倪大红饰演的座山雕曾经被制成了表情包……
澎湃新闻:你出演过很多正剧,和很多倪大红教师这样的“戏骨”演员配合过,你认为老一辈的演员,和当初新一代的年轻演员,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李光亮:最大的差异,是时代不一样。他们阅历的时代,我这个年龄的演员还算遇上一个尾巴。那个时代,演员最主要的还是手艺,是你的活儿究竟好不好,拼得是对角色的理解和表白,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出手就知有没有的感觉。
但现在的时代可能更需要的是疾速吸引眼球,这个时代生长起来的艺人可能就不一样了,但不能去怪他们,由于时代不一样了。谁都无奈抗争时代,如果他们身在那个时代,也许又是另一番样子。
所以我不太喜欢现在的言论导向,一面倒地批驳小鲜肉啊,这不是他们形成的,现在任何媒体、平台,要的都是流量、点击率、数据,你让这些孩子怎样静下心来面对角色,他确定慌啊。
任何时代都既要有艺术品,也要有商品,既要有经典作品,也要有快消品,这才是绝对良性安康的市场。
澎湃新闻:感觉当下的一些年轻演员,哪怕领有很多粉丝,依然对于自己所处的位置很有危机感,感觉有一种焦急。
李光亮:因为他们并不知道这股流行何时会过去,他们都清楚这是临时的,没有真正的作品证实你是个好演员,那你自己都搞不清楚你在这个行业里是靠什么在生活。你失掉的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失掉。如果从那个地位摔上去,从前呼后拥到无人问津,那个心思落差不是每团体都能接受的。
所以你可能会慌,你不晓得这风刮从前了会是什么样。不像大红教师这样的,不论货色南冬风,他都是好演员,兴许不站在风行浪尖上的人赚得那么多,然而,真的须要赚那么多吗?
磅礴消息: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期,良多年青演员挺在意自己能不能被更多的粉丝爱好,甚至会依据粉丝的爱好来抉择本人的戏路和人设。对你来说,你在乎粉丝的喜好跟请求吗?
李光亮:我觉得是这样,假如你把自己看成一个从事艺术创作的人,就不能太谄媚。你是专业人士,你要做领导任务,而不是大家乐意看什么你就演什么。那是另一特性质。
在过去的时代里,往前推个十多少二十年,那个时分拍的一切戏大家并没有做市场调研,没有依照粉丝喜好去创作,大家一样很喜欢。《雍正王朝》啊,《康熙王朝》啊,到明天来看,仍然是十分优良的作品。
如果现在大家现在都以粉丝要什么我们做什么的心态去创作,那二十年后我们回想现在,咱们能留下的好作品是什么呢?这是一个行业的悲痛。
但这很大水平上是资本进入后发生的情形,本来是以创作者为主导的,创作者队这个社会有什么见解,批评也好,赞赏也好,那是创作者独破思考的思维结晶。可资本的势头就是商品化所有。
追求潮流总是会被潮流甩下,这个变得太快了。没有自己独立的思想,没有对社会、对人性、对生命属于自己的思考,是很难在这个行业走到前列的。有追求的创作者,会想我要做一个引导潮流、引导观众口味的作品。你是从业职员,受过专业练习的,你要比老庶民更懂创作,更尊敬创作。
像现在热播的《我的前半生》的制片人黄澜教师,我觉得她的很多作品,像《虎妈猫爸》、《辣妈正传》,都是在引诱潮流,而并不是谄媚。
比拟以前,现在好本子越来越少,投契分子太多,如果精雕细刻能赚到钱,谁乐意花很多时光赚得还不如他人多呢?有时分弄不清晰,现在大家是比以前更富有了,还是更穷了。以前行业里大家片酬都不高,但能脚踏实地做东西。现在大家片酬都高了,但是实在比原来更穷了,看到钱更没骨气了。



















热门内容
最新更新